關於部落格
  • 817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當我們同在e起】記得給自己留下小費

 

PC home雜誌社長   / 謝斐如

一個人出外旅遊的時候,必須隨身攜帶知識,才能將知識帶回家。在數位時空中漫遊,這樣的自省,益形重要。 主演電影《當哈利遇到莎莉》與《城市鄉巴佬》的喜劇演員比利.克力斯托(Billy Crystal)談到,早年以模仿名人秀為生, 一身喜劇細胞,每回表演都獲得滿堂彩,他也因此飄飄然,認為自己早晚出頭。  有一天,他好不容易爭取到以高品味著稱的知名經紀人傑克.羅林斯(Jack Rollins)來欣賞他的秀。是夜,比利使出混身解數,觀眾也幾乎為之瘋狂,他一心認為,讓羅林斯和他簽定經紀合約,幾乎是水到渠成。 散場後,比利迫不及待地詢問羅林斯感想,沒想到對方回答是,他承認的確「笑」果十足,但一點都稱不上「好」。 比利大為震驚,努力克制自己「不要隔著桌子掐死他」。 羅林斯解釋說:「你的演出逗得觀眾樂不可支,極具娛樂效果。但你從頭到晚沒有表達自己的觀點,在表演裡絲毫看不到你自己。你沒有留下小費。」 「我什麼?」比利不解問道。「你沒有留下小費。你沒有在桌上留下一點能讓觀眾記得你的東西。」(註)比利從此改變看待表演的方式,他思考、寫作,也衡量舞台時空與觀眾之間的對應關係。他認為如果現在在街上遇到有人對他說:「你的表演對我意義深遠」,那就意味著他留下了小費,而觀眾的感謝,也形同自己以另種方式,又收回了小費。 換句話說,自己沒有三兩三,即使入寶山,也可能因為不識貨而兩手空空。一位古代學者指出,一個人出外旅遊的時候,必須隨身攜帶知識,才能將知識帶回家。在數位時空中漫遊,這樣的自省,益形重要。 當提到「數位差距」的時候,比起非洲第三國家,我們算是「幸運的多數」。但是這種自滿,很容易陷入無知。如果從19世紀開始起算,那麼也應該有所謂的鐵路差距、電報差距,甚至20世紀的電話差距。一般的理解,多是認為貧富距離,使得坐擁新科技時,富人的優勢更加鞏固。 不過,英國《經濟學人》總編輯比爾.艾摩特(Bill Emmott)主張,這樣的說法,有嚴重的漏洞。他指出,所謂數位差異應是形容一項長期教育的說法,重要的差異不在使用電腦的能力(因為這種能力容易獲得),而在於基本的讀寫能力。所以處數位劣勢的一方,他們的問題不是缺少電腦或無法上網(公共圖書館可解決),而是他們缺乏操作電腦所需的教育技能(讀書、寫字、算術……)。 當然,對於我們來說,國人的教育技能,早已超過艾摩特所說的基本讀寫能力,但是,網路資料蒐羅容易,且快速建立旁徵博引的表象,很可能使得真正的思考深度被稀釋了,甚至是從頭到尾的忽略。 「複製/貼上」的剪輯很容易,但如果人文和科普知識沒有持續操練,即使網路小費很多,也不一定拿得到自己的。 註:摘自《一句話點醒人生》(The Right Words at the Right Time)一書。

資料來源 摘自:全球華文行銷知識庫

資料來源 :1758網誌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